河北新力紧固件有限公司
服务客户
请留下您的信息及需求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,我们将提供优质的服务!感谢您的光临!

姓名:*

电话:*

邮箱:*

输入您想要了解的内容或问题:

出口钢铁!中国钢铁该如何出发?

    前几年,国内外钢铁市场需求增加价格上涨,钢铁企业忙于国内扩产建设。近两年,由于形势发生了变化,钢铁企业走出去的力度速度明显增强加快。

    走出去,到世界铁矿资源丰富的国家,包括到澳大利亚 、巴西三大矿之外的地区,开发展同地方铁矿的联合投资,以及发展多个国家的进口,拓宽进口渠道,建立自己的国际产业链,这些都大大减少了对三大矿山的依赖。

    目前,中国进口来源国已发展到40多个国家。除澳大利亚、巴西等传统资源国家,当前中国还在南非、蒙古、越南、哈萨克斯坦、柬埔寨、秘鲁、阿根廷等国的海外资源投资方面取得了进展。

    2009年,中国在矿业和金属业的并购交易额为161亿美元,占全球交易总额的27%。其中58%的收购发生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。2010年一季度中国海外并购总额116亿美元,与2009年同比增长了863%,创造了历史纪录季度最高值。

    其中,2010年至今,中国一共进行了5笔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。中国钢铁原料多元化供应雏形逐步呈现。

    从目前走出去的情况看,除了广东顺德一家民营企业取得了智利30亿吨铁矿山的开采权外,主要还是武钢、鞍钢和宝钢这些大企业,在巴西和澳大利亚取得了进展。其中,武钢在境外投资的矿山有五六家,分部在巴西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利比里亚等地。

中国钢铁“走出去”需要模式创新 

    在“走出去”的征程上,中国钢铁取得了不少成绩,但依然面临不少困难:

    第一,在各主要矿产国家,矿山资源都已经被一些大型企业掌握,中国钢企进入阻力很大,或者需要花费较高的成本才能进入。

    第二,对于一些资源丰富的非洲、中东国家,由于其政坛并不稳定,投资存在很大的风险。

    第三,一些资源丰富但欠发达的国家,开采矿山前期需要投入的诸如修路、建码头、港口等配套设施的费用太高。

    近些年,我国矿业企业“走出去”的确不是一帆风顺。投资环境一直较好的拉美地区,近几年,因许多国家的政策变动较大,对矿业投资环境产生了影响。国际矿业形势火热,刺激了该地区新一轮资源民族主义热潮,许多国家原本对外敞开的大门开始收窄。比如,2008年6月份,厄瓜多尔就发布法令,收回外国公司的特许经营权。

    事实告诉我们,“走出去”不能只考虑国外项目资源情况,还要特别重视软环境,如电力因素、安全因素、基础设施建设等,如果在这些方面审视不够,就可能导致错误决策。例如,去年我国许多企业“一窝蜂”地前去澳大利亚并购,大家一起扎堆,结果纷纷受阻。

   “试想,几百家钢铁企业都忙于开发国际矿山,结果就会把国际矿山炒起来,增加投资成本和风险。”6月22日,著名钢铁专家马忠普在接受《现代物流报》记者采访时,对 “一窝蜂”的企业行为给予了批评。

   “世界不缺资源,而是分布区域和品位有差异。现有大矿山被大企业掌握是事实,但待开发的矿山也不少。”马忠普说,“最近,澳大利亚西部矿山明确表示,希望同中国民营钢铁企业和民营资本合作,共同开发澳大利亚的西部铁矿。问题的关键,是钢铁企业‘走出去’战略需要模式创新。”

    民营企业,可采取股份制模式组成几个国际投资公司,集中人才和资源优势力量,减少风险。这样,不仅可应对一些实际困难,也容易得到政府支持。就像日本的三井商社那样,有实力,有谋略,抓好时机做好国际市场开发。

合作共赢  路才能越走越宽

    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又该怎样更好地实施“走出去”战略呢?

    中国钢铁“走出去”,不仅是问题,还涉及到‘走出去’战略的核心政策?D?D合作双赢。

    国办最近发布《加大节能减排力度 加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》,要求进一步推进“走出去”战略。鼓励钢铁和矿山企业开展多种形式的境外资源勘探开发,在境外建立稳定、可靠的供应基地,并统筹考虑矿山、道路、港口、供电、供水设施的规划与建设。鼓励有条件的大型钢铁企业到国外建设钢铁厂和钢铁工业园区,努力提高钢铁企业的国际化经营水平。把“走出去”发展对外钢铁合作,走合作双赢的宗旨做了集中表述。

    马忠普认为,由于中国钢铁消费进入了高消费低增长的历史阶段,而发展中国家的钢铁需求还要快速增长,今后我国的冶金设备、冶金建设行业将面临经营困难的局面。而今年的谈判和市场,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,让钢铁企业彻底清醒了。这些因素决定了钢铁企业必须实施“走出去”战略,到国际市场的大舞台上发展。

    “这种合作双赢的战略,决定了钢铁企业‘走出去’不只是为了,还要扩大钢铁合作的层次和范围。合作、合资建设矿山、钢厂、码头、铁路、城市设施,建设钢铁工业园区。尽可能把中国的钢铁和多种产业经济资源优势,通过钢铁综合项目的联合,扩大合作领域,推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和城市发展。”马忠普认为,“这种合作结果,不仅可从中央的对外政策中得到充分的支持,也必将得到发展中国家政府的政策支持和人民的欢迎。这样,‘走出去’的路才能越走越宽广。”

    关于在国外建设钢铁工业园区,在国家支持大企业“走出去”的发展战略政策中,还是第一次提到。虽然不是每个合作项目都要这样做,但如此高层次的提法儿,对钢铁企业拓宽对外合作却有着重大意义。